爱情的天空我容不下一粒尘埃的背叛

待繁花落尽,望各自安好。望乱雨飘零,伤劳燕分飞。等春光烂漫,忆似水流年。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金百博现金网 >

影片中部队文工团一进大门,迎面就是一堵巨幅伟人像

发布时间:2018-01-12 23:44编辑:admin浏览(131)

      
    影片中部队文工团一进大门,迎面就是一堵巨幅伟人像,它的尺寸之大,遮天蔽日,挡得院里什么别的也看不到。除此之外,建筑物的醒目处到处悬挂着红得发紫的横幅,各行各业的人们走上街头,抬着伟人像,敲锣打鼓,山呼万岁。文工团的姑娘小伙子们,用身体,用歌喉,用各种精湛的乐器演奏着有关伟人的主题。然而他们的父辈,很多却在这狂热的政治中被无端扣帽子,被羁押,甚至被折磨至死……隔着银幕观看那个时代的狂热,多少觉得有些滑稽和不可思议,然而细想一下,时至今日,那些东西并没有完全消逝。先说刘峰,他曾经是一名舞蹈演员,是团里的活雷锋,以天生的善良热情帮助团里每一个人,包括被大家瞧不起的土丫头何小萍。当他在抢险中摔伤了腰,不能再跳舞,文工团保送他去读军校时,他把名额让给了战友。一方面他觉得战友更需要这个机会,另一方面,因为他爱上了美丽优雅的歌唱演员林丁丁,他不想离开心爱的姑娘。然而当他向姑娘表白并动情地拥抱了她后,厄运降临了,姑娘告他耍流氓,保卫科的人龌龊地引导甚至武力强迫他承认自己是流氓。人格受到极大侮辱的林峰愤怒地予以反击,于是,他的文工团生涯结束了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,这个他倾注了无限热爱和奉献的组织,做出了把他下放前线某连队的决定。刘峰只带走了必备的被褥和生活用品,组织曾经给予他的各种奖状,印着模范字眼的公文包,他全扔了。离开时,除了何小萍外,再无一人相送。刘峰被下放的事深深刺伤了默默爱着他的何小萍,这个曾经顶着战友的嘲笑,拼命努力渴望得到认可的土丫头,对组织有了不同的认识。在一次慰问演出中,因战友受伤,她有了替人跳A角的机会,灰心的她却称病不愿上场。政委不愧为思想政治工作老手,将计就计,牵着她的手走到舞台中央,声情并茂地向台下官兵讲述小萍带病演出的宝贵精神,引得全场官兵高呼“向何小萍同志学习”,听得何小萍热血沸腾。然而,演出一结束,政委毫不犹豫地宣布了何小萍下放战地医院的决定,这天下着漫天大雪……影片中高干子女郝淑雯的身上处处打着特权阶层的烙印,何小萍进入文工团的第一天,她当着大家的面嘲笑小萍身上的汗味,说她是“从泔水桶里捞出来的”。接着又毫无顾忌地领头“惩治”悄悄穿了室友军服照相给牢里父亲的小萍。她和那些个条件优越的女生,围堵住何小萍,用鼻孔、用下巴尖、用眉梢奚落她,无情地践踏她的人格,一次又一次。社会底层的委屈、隐忍和无助,与特权阶层的嚣张、冷漠和无情形成强烈对比。同样是这个郝淑雯,当她不知道陈灿的家世时,对他不屑一顾,得知他是军区司令的儿子后,迅速把他“搞定”,直接把穗子与陈灿朦胧的爱情掐死在萌芽之中,且以极大的优越感告诉穗子“我们门当户对”。这句话实际上一语道出了阶层之间的楚河汉界。再说说林丁丁,影片虽没有交待,但可以感觉她的家室背景相当不赖。当刘峰因暗恋而情不自禁拥抱她后,她哭得伤心欲绝,她说“别人可以抱,刘峰不能抱”。影片旁白说:因为刘峰是公认的“雷锋”,林丁丁认为这样道德高尚的人不该有七情六欲云云,然而我不认可这一说法。刘峰平民出生,林丁丁爱慕虚荣,她乐意享用他的付出,但不会爱他。她的“不能抱”,归根结底在于阶层排斥,她觉得平民刘峰的爱情玷污了高贵优渥的她。